unima新材

焦点新闻
当前位置:首页 > 专栏 > 赵伟 > 正文

误解重重—中国碳纤维行业将走向何方

文章来源:unima新材网  2016-02-17

标签:碳纤维

新年好,春节过后刚开始上班大家就迅速进入工作状态,这几天很多朋友在朋友圈转发几个新闻,无非是中国碳纤维取得重大突破,打破日本垄断等等。有朋友转给我看,让我发表意见。

说实话,我的第一反应就是:无语。

真的,这样的新闻看多了,已经觉得麻木,无法挑动那根兴奋的神经。从有人关注碳纤维开始,就充斥着这样的新闻,让人非常乐观。乐观是应该的,但如果盲目乐观,那就实在太不应该了。其实真正了解碳纤维行业的人,一眼就能分辨出这些消息的真伪。反过来说,如果这些新闻说的都是真的,我们中国的碳纤维产业的现状,绝不会是这个样子,凭中国人的智慧,早就把国外碳纤维赶出中国了。

可现实是什么样呢?几乎所有的碳纤维生产企业亏损,我们每年从国外进口1万多吨碳纤维,而国产碳纤维销量只有三、四千吨。

今天我们来探讨几个容易让人产生误解的地方。

一、中国碳纤维市场真是供不应求吗?

很多新近投入碳纤维行业的老板跟人介绍,之所以重金布局碳纤维行业是因为碳纤维供不应求,市场前景非常好。给出的证据也很有说服力,那就是中国每年碳纤维需求量1万多吨,而2014年国内的产量只有3000多吨,这不是供不应求是个啥?说这话数据是对的,可是逻辑错了,因果关系也搞反了。中国不是碳纤维产量跟不上需求,而是生产出来的碳纤维销售不出去,产量才上不来。究其原因,就是有效供给不足,无效供给过剩。

中国的碳纤维生产线,大多是低水平重复建设,集中在T300-T700水平,碳纤维的质量不高,成本降不下去,在市场上缺乏竞争力,可不就是卖不出去么。根据各个企业对外公布的产能,已经建成产能有1.5万吨,在建和筹建的碳纤维产能也超过1万吨。这么多碳纤维卖给谁?

卖给体育休闲用品生产商?中国是体育用品生产大国,全世界绝大多数鱼竿和球拍等用品都是中国生产的,而且中国碳纤维消费60%以上都用在了体育用品上,这个市场一定大。是啊,这是个很大的市场,可是这个产业现在也已经趋于饱和。自从上世纪70年代美国人率先在体育用品上应用碳纤维,碳纤维复合材料已经完全取代木材和金属,增长的空间已经不大,谁还消费得了这么多碳纤维。现在碳纤维自行车都卖出白菜价了,这个市场的碳纤维还有什么利润呢?只能是一个赔,越赔钱越不敢生产,产量也就上不去,多余的产能也用不上,只能用来忽悠政府弄点资助。

可有人说了,卖给军工企业啊。国家发展国防工业,造战斗机、造火箭用得上,而且国外军工级别碳纤维不卖给我们,政府出的价格又高。这么一颗水汪汪、白嫩嫩的大白菜,我们不拱谁来拱?我只能说,你也配!低级别的碳纤维质量尚且不稳定,谁敢用你的碳纤维造飞机。到天上根本不用浪费敌人的导弹,一个急转弯,飞机就散了架。机动性跟别人差着几个级别,战斗力也上不去。

高不成,低不就。只能试着开发一些新兴起的工业领域的应用了。可是这条路也走得极其艰难,中国的产能过剩,说白了还是创新能力不足。这么多碳纤维的用途,哪一个是中国人首先发明的呢?哦,对了,我还真想起来一个,是手机壳!中国人的智慧不能仅限于做点手机壳之类的小制品,而要去寻找更多的有价值的增量市场。多去关注更多新的应用领域,开发新的产品。习大大提出来的供给侧改革,革的就是各位的命。

二、中国现在碳纤维技术到了什么水平?

艾玛,我太喜欢讨论这个问题了。前两年有企业T1000碳纤维都做出来了,可是现在已经没了影。有人说他们能造出T300级别碳纤维,这话我信。有人说他们能生产T700级别碳纤维,这话我也信。有人说他们能搞出T800级别碳纤维,这话我还得信。有人说他们能做出T1000级别碳纤维,这话我也不得不信。为啥?因为他们说这话,没有前提条件啊。捣鼓捣鼓几个参数,总有碰巧一段碳纤维性能参数异常的好的,好得让人不敢相信,好得超英赶美一步登天,谁家过年还不吃顿饺子啊。

可是,严谨的企业家会加上个附加条件,我们只是在小批量生产可以做得到,大批量生产性能就达不到了。这个前提条件要说清楚,是在实验室试验线上,还是在中试线上,或者是大批量生产中。这一前提条件不同,可是千差万别。在实验室可以稳定做出来,可以说突破核心技术,如果能在大批量生产中稳定做出来,才是真的做出来。过年吃顿饺子并不代表天天都能吃饺子。

除了以上附加条件,还得说质量稳定性做得如何,碳纤维性能的离散系数有多大。打个比方,12K的碳纤维,一束有12000根,每一根碳纤维的性能是否都分布在一个很窄的范围之内,每一根碳纤维的每一段性能是否一样,今天生产的碳纤维和明天生产的碳纤维性能差别是不是很小。现在没有明确的标准说,离散系数做到多大才算是合格。每一家企业质量稳定性差别很大,也都可以说自己的纤维合格,合格与合格之间差别也很大。就像一辆生产合格的奥拓和一辆合格的奥迪,差别就不是一般的大。

除了质量稳定性,还要说明成本能降到多低啊,生产速度能达到多少啊,等等。不能再多了,再多就太严谨了,不符合中国人做事风格。

三、产能和产量

我手中有很多资料,分别是不同碳纤维企业提供的自己公司和其他公司产能的对比。很有意思,所有的企业公布的自己的产能,一定比别人公布的产能要多,产量也多得多。产能和产量也是容易掺水分的地方,都想证明自己是老大,争不上老大也要争个老二当当,而且这里面还隐藏着一个技术水平问题。

拿千吨线来举例子。千吨线一定是大量的丝束并排生产,相互之间就会造成影响,造成碳纤维的性能参数差距非常大。这么多的碳纤维并排进入预氧化炉,放出的热量不及时排除,就会造成局部蓄热过多,温度过高而起火燃烧,如果过分冷却,预氧化又不充分。所以,做碳纤维也是要掌握火候的,这是个技术活。所以百吨线和千吨线不是一个概念,技术水平差着一个数量级。

不但有碳纤维质量的技术差别,还有走丝速度的差别。一分钟生产5米和一分钟生产10米,产能就差出一倍来。所以,比产能,比的还是技术水平。如果谁要是能保证单线千吨产能的基础上,质量稳定性做得又好,那才是真的NO.1。

可是产能这事现阶段还真没办法验证,大家都开工率不足,没有哪家企业可以全负荷、全天候地生产。在保证质量的前提下,一年饱和能生产多少吨碳纤维,谁说得清楚呢?一群在路上散步的老人,七嘴八舌的争论自己跑起来有多快,谁也不敢跑,打的还是嘴仗。

四、炭化和石墨化

这是个技术术语问题,一般讨论的比较少,不过也是很容易造成误解的地方,简单地所以说。PAN原丝预氧化后在隔绝空气的情况下,进行高温热处理,有人以热处理的温度来区分炭化和石墨化,这个不严谨,比如把1500℃作为分界线,1500℃以上是石墨化,900-1500℃就是炭化。

我所理解炭化,就是PAN预氧丝在高温下裂解,逸出氢、氧、氮等小分子,最后留下碳元素的这么一个过程。这是一个碳元素占比增加的一个过程,有文献把碳元素占比增加到92%后才称为碳纤维。

石墨化,就是碳材料内部碳原子在高温下进行重新排列,慢慢趋向于完美六元网格的一个过程。在碳纤维内部就是原先比较杂乱的碳原子排列次序慢慢趋向于规整排列的乱层石墨结构的过程。

把碳纤维加热到1500℃,如果这个过程是一个碳元素聚集的过程,它就叫炭化;如果在这个温度下碳元素不再聚集保持在固定占比比例,而是碳原子排列趋向于规整六元网格结构,那么它就是石墨化过程。所以炭化和石墨化没有明显的温度界限,哪一种趋势更明显就称为哪一种过程。不同的原材料在不同温度下的趋势是不一样的,炭化和石墨化都是一个过程,不是最终结果,不要以温度来区分炭化和石墨化。

说了这么多,不是我要打击各位的信心,其实我对中国碳纤维未来的前景还是相当的看好,而且我断言,中国碳纤维的发展,将好到大家不相信的地步。只有一个理由:中国越来越多的人在关注碳纤维,在思考碳纤维的发展,在寻找解决办法。不仅仅是在碳纤维的上游,在下游也有越来越多的创新在尝试。日本发展得早,走得稳,但架不住我们人多、越来越多的沟通协作。人多力量大这句话,到什么时候都不会过时。

新材网版权声明

凡本网注明“来源:unima新材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版权均为“新材网”独家所有,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并添加源链接。

您已经表过态了
3() VS ()0
光学膜行业的围城与突围——2017光电膜材料天一峰会

光学膜行业的围城与突围——2017光电膜材料天一峰会

地点:长三角

时间:2017/03/28 - 2017/03/29

日本专家精密涂布技术培训,时长4~6小时

日本专家精密涂布技术培训,时长4~6小时

地点:北京

时间:2017/03/29 - 2017/03/29

热门专栏Hot Columnist

杨青

工学博士,中国商飞-上海飞机制造有限公司-复材中心博士后研究员

宫非

志阳科技创办人兼董事长,石墨烯资深专家

解明

宁波艾特米克锂电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能源领域专家

赵伟

山东大学工学博士,碳纤维及复合材料专家

邮件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