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ima新材

焦点新闻
当前位置:首页 > 人物 > 正文

【新材企业家】“站在云南的土地上”—记驰宏锌锗董事长董英

文章来源:网络  2016-01-26

标签:新材企业家驰宏锌锗董英

人物名片

董英:男,汉族,江苏武进人,1955年10月生,中共党员,研究生学历,教授级高级工程师。1998年10月至2008年1月在云南冶金集团总公司工作,历任副总经理、总经理、党委副书记;2008年1月至2008年12月,任云南冶金集团总公司党委书记、董事长;2008年12月至今,任云南冶金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党委书记、董事长;2011年9月至今,任云南煤业能源股份有限公司独立董事。云南驰宏锌锗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

人物贡献

中国有色金属工业协会副会长。

1978年,董英结束了在四川省苍溪县的知青生涯,进入昆明工学院选矿专业学习。1984年9月进入云南省委机关工作。1998年至今,先后出任云南冶金集团副总经理、总经理、董事长兼党委书记。

2007年被评为享受「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专家,第四届全国有色行业有影响人物;2008年被评为云南省劳动模范,云南省「百名优秀企业家」;2009年被评为中国诚信杰出人物;2010年被评为中国经济十大创新人物,入选「环境保护优秀企业家」数据库。

人物故

每一个在世界金融危机中增长的企业故事,都是从对危机的科学理解开始,进而顺势创造奇迹的。从1998年的亚洲金融危机到2008年的世界金融风暴,再到今年愈演愈烈的欧债危机,身处全球经济竞争最充分、最激烈的云南冶金集团,就是在穿越无数危机中,从小变大,由弱变强,逐渐成为中国企业500强、中国有色矿冶行业的标准制定者、技术输出者和行业引领者。云南驰宏锌锗股份有限公司(简称“驰宏锌锗”)就诞生在这危难之秋,它由云南冶金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控股52.74%,成立于2000年7月,而董英正是这艘航母的领航者。

云南冶金的「增长基因密码」

1998年,亚洲金融危机愈演愈烈。与危机同时爆发的,是云南冶金集团的生存危机。当时的云南冶金集团,主业不够清晰,账面资产净值不到10亿元,销售收入15亿左右,但仅是旗下的全资子公司昆明冶炼厂一家企业,最高负债额却一度高达5亿元,集团面临着倒闭的严峻考验。

正是在这一年,人到中年的董英走出省委机关,出任云南冶金集团副总经理,开始对国际金融危机有了第一次清晰的认识。而在这以前,金融危机还是董英在当知青时,熟读过数遍的《资本论》上属于资本主义的一个政治经济学概念。

转眼间就到了2008年。这一年,美国次贷危机引发的世界金融危机开始影响中国。也就是在这一年,已上任云南冶金集团董事长的董英自信的向前来视察的云南省领导汇报:无论市场和环境怎样变化,云南冶金集团坚持科学发展的战略不会变,争创世界一流、行业领先企业的目标不会变,集团有信心在「十二五」期间成为千亿级的云岭本土大型企业集团!

从亏损大户到中国500强企业,再到冲刺世界一流企业,董英的信心和底气从何而来?从1998年的营业收入不到20亿元,到2011年的202亿元,再到剑指1000亿元,云南冶金集团到底拥有什么样神奇的「增长基因密码」?

董英是一位有着坎坷生活经历的企业家,少年时候的苦难、知青时代的拚搏和大学时代的飞扬,都随着岁月慢慢转化成一种睿智、幽默和哲思。因此,采访董英是一件十分愉快的事,听他讲述企业成长的故事,如同观看「亚洲飞人」刘翔在国际赛场上的跨栏,精彩、紧张、刺激而又若有所思。事实上,成功的、跨越发展的、拥有无数光环的企业总是可以总结出很多成长经验,但记者更乐意从「一种执着的坚定信念、一份严格的自我要求、一种履践先行、勇者无疆的企业精神」的角度解读云南冶金集团的神奇「增长基因密码」,尽管这并不全面。

「一种执着的信念」就是对自己所处行业永远是「朝阳产业」的自信。云南冶金集团总公司于1989年由原云南省冶金工业厅改制而成,虽然云南是著名的有色金属王国,但由于当年属于稀贵金属的铜、锡冶炼板块隶属于中央企业,加上钢铁板块也独立出去,当时的集团麾下只有铝、铅、锌等基础金属。董英记得,90年代产业界正在进行「朝阳产业」和「夕阳产业」的讨论,很多人将新兴的IT产业划归「朝阳产业」,而将冶金等传统产业划归「夕阳产业」。面对这种争论,集团领导层却坚定的认为:世界上只有「夕阳技术」,没有「夕阳产业」!根据这一信念,云南冶金集团下定决心走出了极具战略意义的一步棋:用先进实用技术改造提升传统产业。

董英总结说,整个「十五」期间,集团投资近50亿元进行了大规模的技术改造。抚今追夕,如今中国冶金工业的两面旗帜:云铝公司和驰宏公司就诞生在「朝阳产业」和「夕阳产业」争论最激烈的时代,而这两家行业标杆企业的诞生,也历史性地奠定了集团「十一五」跨越发展的基础。

云南冶金集团的神奇「增长基因密码」之二,就是「一份严格的自我要求」,这个「自我要求」的核心是集团所有核心产业板块的技术装备水平都要做到「世界一流、国内领先」,并力争成为「国内有色矿冶行业的标准制定者、技术输出者和行业引领者」。如集团的铝冶炼板块,铝电耗指针远低于国内平均水平,吨铝生产能耗达到世界先进水平;集团麾下的锰冶炼企业,是国内锰铁行业较大的采选冶一体化企业,建成投产的5万千伏安电炉是目前亚洲锰系合金冶炼容量最大、技术装备水平最高的设备。

云南冶金集团的神奇「增长基因密码」之三,就是「履践先行、勇者无疆」的企业精神。作为云南冶金集团跨越发展的主要策划者和实施者,董英的经营哲学是「把不可能变为可能」,而这正是「履践先行、勇者无疆」最生动的诠释。如用艾萨炉炼铅,以前在国际冶金界认为是不可能的,但云冶集团却做到了,并于2004年被世界发明家公会评为当年世界19项金牌技术之一,在世界炼铅史上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谈到这里,董英认为,把每一个不可能变为可能,都会给企业增加一份竞争力;把若干个不可能变为可能,就会带来企业的跨越发展。正是因为有这样一种决心和勇气,云南冶金集团才能从小变大、由弱变强,逐渐向中国有色行业的领军企业目标迈进。

冲刺千亿的哲学「深呼吸」

2011年1月,云南冶金集团在工作会上明确提出:在「十二五」期间,将集团打造成为千亿企业和行业领军企业。

谈起千亿目标,董英显得自信和从容。他认为1000亿也好,500强也好,对一家立志成为百年老店的企业而言,其实只是一个阶段奋斗目标,一个符号。董英说:「其实符号并不重要,我追求的是符号后面蕴涵的能让企业基业常青的两样东西,一是中国有色行业标杆企业的社会责任,二是如何实现企业员工思维方式的真正转变。」

什么是中国有色行业标杆企业的社会责任?董英心中有一个梦想,就是努力实现成为行业技术领先者和中国绿色产业驱动者,并希望以中国有色行业标杆企业的经济实力和社会影响力,同政府、社会各界一起,打造循环经济,努力使一种真正的「低碳生活方式」成为现实,让未来的中国社会减少对资源和能源的依赖。只有成为中国绿色产业的驱动者,企业才会有更加灿烂的明天。

在「国家环境友好型企业」云铝公司,记者有过亲身感受:明亮的车间里没有任何异味,高耸的烟囱里看不见一缕青烟, 鲜花吐艳、芳草萋萋,3000亩的森林公园和40米宽的厂区绿化带把这里妆扮成了绿色花园。而云南驰宏锌锗股份公司,更是让联合国国际环境计划署官员赞不绝口。他们在参观了清洁卫生、整齐优美的生产环境后激动地说;「在世界铅锌冶炼企业中,驰宏锌锗公司的环境和环保工艺是最好的。」

谈到企业管理,带领企业多次成功穿越危机的董英有个深刻的体会:「思维是企业经营管理的核心,企业员工的思维能力才是企业最为宝贵但又常常是开发得最为欠缺的资源。」

董英认为,企业平庸和卓越反映在它的规模、产品和效益上。但经营成果的背后是人,是人的思维模式。平庸的大脑是不会经营出卓越的企业的。企业要取得成功,不但在于他怎样行动,更在于他怎样思维。所以,追求卓越的企业,首先要从追求卓越的思维开始。这次云南冶金集团冲刺千亿目标,压力和困难可想而知。但集团领导就是有意利用这个「压力」倒逼企业员工的「思维模式」转变,在「把不可能变可能」的过程中,实现企业的跨越发展。

看好「80后」的创造潜力

    优秀的企业首先需要优秀的文化,文化对整个企业发展是有引领作用的。云冶集团特别注重文化价值体质建设,企业文化建设全方位覆盖了企业,干部员工对此也有很高的认同度。很多企业让管理人员去MBA学习,云冶集团却创新性的开办了哲学班。董英说:“哲学班让广大干部更好的创新思维,更好认识和发掘文化与企业的关联何在。哲学班开设后,很多干部领悟到自己过去没有思考的领域,领悟到了自己工作和人生的价值。”

      润物细无声。在2008年金融危机整体市场环境不佳,企业陷入困难的时候,“我们不怕!”来自基层的的声音成了管理团队强大的动力。管理层和基层员工凝聚在了一起,采取有效措施,寻找解决问题的思路应对危机,最后危机反而成了该公司产业规模发展最快的几年。

      “我们尊重人、理解人、凝聚人、发展人,满足企业人的需要,体现企业人的价值。”董英说。通过岗位实践和学习培训,职工素质不断提高。职工队伍呈现出学历层次提高、专业技术职务提高、技术等级提高和平均年龄降低“三提高一降低”的良好势头。在改革改制过程中,公司不简单搞减员增效、不把包袱推给社会,而是坚持通过发展解决实际困难。“十一五”以来,云冶集团新增用工超过1.3万人。公司在发展中逐年增加职工收入,在发展中改善职工住房条件,在发展中积极支持社会公益事业。通过发展解决就业、收入、住房等问题,与职工共建共享改革发展成果。

      “勇敢者的道路是孤独的。”董英动容地说了一些企业发展过程中的事例。他说,很多干部和员工都具有奉献精神,为事业和他人奉献,人生价值在升华。公司曾经有一条生产线投产,很多技术方面的问题需要解决,有一位员工工作在一线,睡在炉子旁,3个月没下炉,要不是因为急性胰腺炎发作,被抬下炉子,他还会战斗在岗位上。云冶集团的一个下属企业,当地发展很落后,且企业刚建成时硬件设施差。在该企业工会和团委倡议下,所有员工和家属都投入了义务劳动,一起植树,绿化厂区和道路,在大家共同努力下,厂区换新颜,绿色覆盖了厂区和周围。这些具有文化感染力的例子成了云冶人“求真务实、敢为人先、开放包容、追求卓越”的精神写照。良好文化环境更能激励人,一些80后和90后进了云冶集团后,精神面貌和工作能力变化很大,成长速度很快。他们说:“来到这样的集体中非常愉快,能够比较快提升和成长。”

      董英始终关注80后这一代有着明显时代特点的年轻人。董英说:「虽然集团每个单位带80后都是大难题,虽然他们有着过于注重自我、组织纪律和集体意识还不够强的弱点,但他们生于改革开放的时代,他们特别有创造力和想象力,因此我坚信,不远的将来,80后中一定会产生一批特别杰出的人才,带领中国走向伟大的复兴。」

      在这里写下青春

80年代初,初出茅庐、刚刚走出大学校门的董英分配到攀枝花钢铁公司实习。实习快结束时,他和同学递交的一份关于优化工艺的合理化建议,就为实习单位产生了数千万的效益。

后来,内心充满着创造梦想的董英来到云南冶金集团工作,牵头组织了一系列重大技术改造项目,创造了中国乃至世界有色行业多项「第一」。如「高铁硫化锌加压酸浸技术」获得中国有色金属工业科技进步一等奖;「IY」炼铅工艺技术,形成了具有国际先进水平的铅冶炼新技术。

回首激情燃烧的岁月,董英笑着说:「过去的许多重大技改项目有我的名字,那确实有我的贡献。但现在正在研发的重大技术项目,有的署上我的名字,那肯定是年轻的科技工作者对领导的一种尊重罢了。」

随着岁月的流逝,董英深感企业如人,需要一代代的接力发展。董英介绍说,预计到2015年,集团资产总额将达到千亿元以上,工业增加值超过260亿元,利税总额100亿元,利润总额45亿元以上,职工人均年收入达到10万元。有色金属产品达到300万吨、黑色金属产品90万吨、非金属及化工产品500万吨、加工产品100万吨。而在更远的2025年,董英希望企业能由中国500强成为世界500强。

您已经表过态了
0() VS ()0
 IBTE-2017深圳国际锂电技术展览会

IBTE-2017深圳国际锂电技术展览会

地点:珠三角

时间:2017/11/27 - 2017/11/29

为什么要参加“全球高功能膜产业创新论坛”?

为什么要参加“全球高功能膜产业创新论坛”?

地点:上海

时间:2017/10/25 - 2017/10/26

热门专栏Hot Columnist

杨青

工学博士,中国商飞-上海飞机制造有限公司-复材中心博士后研究员

宫非

志阳科技创办人兼董事长,石墨烯资深专家

解明

宁波艾特米克锂电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能源领域专家

赵伟

山东大学工学博士,碳纤维及复合材料专家

邮件订阅